首页 > 武侠修真 > 河图洛仙 > 656章 守株待兔

656章 守株待兔

目录

    又是进入了无人的荒野,聂倩飘出来,坐在他的肩膀上。

    江陵一边走,一边将那复制的文字拿出来观看,通篇看了五次,他的心里才有了个定数:

    斩运,斩断别人先天气运,从根本上去削弱别人。

    不得不说,这一法则,也是很逆天。

    但当年将此法传到东瀛的人,也只将法留了一半。

    因为无论是【现世如来纳运法】还是【未来弥勒咒运法】,都是一法二术。

    现世如来纳运法拥有着纳运法以及真数大手印。

    未来弥勒咒运法拥有着咒运法和真言术。

    可现在拿到的【过去燃灯斩运法】,仅仅也只有斩运法。

    聂倩的意思是,那八咫镜或许也只复刻了一半而已。

    江陵却否定道:

    聂倩:

    江陵:

    过去燃灯虽然只有一半,但斩运法在,此法的核心也就等于在,

    一旦对上难以对付的敌人,江陵可用斩运法先斩其运道,再纳他运道为己用,再以咒运法限制他的行动,以真数大手印攻之。

    料想应该没几个人能够扛得住这一套组合攻击。

    聂倩:

    江陵看着这阡陌田地:

    就从这旷野里,再度将白鹤唤出。

    白鹤振翅而西翔,他就坐在白鹤背上,钻研过去燃灯斩运法。

    此地往西,约千里余,便可至西海道,那就是后世的九州岛。

    白鹤一个时辰能至二百余里,也就两个半时辰,就可在西海道处落下。

    若再从西海道处回中土,则要五个时辰才可到达。

    两个时辰后,江陵没有选择在九州岛落脚,而是继续朝西飞去。

    决定先回扈县看看。

    到了海上,水汽太盛,画出来的白鹤终是难以持久。网站即将关闭,请下载爱阅app 最新章节

    只能又让聂倩祭出了她的白蚌法蜕。

    以白蚌在水中穿梭,若比全速,倒也不见得比白鹤慢。

    如此,又过了两个时辰,天色很暗,算算时间应是午夜子丑之间。

    当进入黄海海域没多久,突然之间,海上风浪狂卷。

    似是生起十二级的海啸,

    骇浪翻腾,惊天的浪花飘起有数十米高。

    海平面上,更是风雷交加。

    狂雷落下来时,漆黑的海平面上会瞬间炸开一朵雷电花朵。

    狂雷每过,海域上都要浮起一大片的死鱼死虾,紧接着又会被浪花卷进水底。

    依偎在江陵身边,刚准备做点坏事的聂倩,见这情景也吓了一跳。

    适才雷电落下的地方,距离她的白蚌,只有十多米的距离。

    被这一吓,她也只得全神贯注起来,驾驭白蚌平稳地往深处落下一些,继续东去。

    这样又过了半个时辰,

    好似终于是离开了风暴区域。

    海上的风暴与地上的晴雨也有些类似,

    地上晴雨天气那是十里不同天,而海上的风暴,相隔几十里便不会再有多少影响。

    本以为就这样可以平稳地到达扈县,直到白蚌在海里突然撞上了一道无形的水墙。

    江陵知道,似乎麻烦来了。

    当即,白蚌开口,聂倩第一时间收起白蚌,身体也缩小,钻进他的身上。

    江陵则如一根离弦之箭,从水中蹿出,落到了海面上。

    此时深夜,海上当真是漆黑如墨。

    在他前面十米外,有一人,端坐在水面上,抚摸着一只浑身没有半点毛发的怪猫。

    没有毛的怪猫,喵了一声,爬到那人面前,两只冰冷的眼睛往江陵身上审视着。

    抚摸怪猫的人,穿着一件黑色的斗篷,整个人都被笼罩在那斗篷之下。

    他有着一种紫色的皮肤,暗红色的双眼。

    深藏在斗篷之下,叫人看不真切他的面孔,但那一双暗红色的眼睛,却十分吸引人。

    江陵:

    那人颔首:

    江陵:

    那人呵呵一笑,

    江陵:

    毫无疑问,这人应该是三界使者之一。

    从气场上看,就给人高深莫测的感觉。

    凡人间,江陵可从没见过这样的人。

    即便是当初那位被很多人捧位半仙人的祁道人,也远没有此人这种气场。

    那人答非所问:

    到处找人,不如守株待兔。

    江陵:

    那人笑了:

    他的身份,江陵猜到了。

    能够从水族哪里打听到他的消息,此人无疑是精通妖族语言。

    既如此,那此人必然是代表着妖界一脉的使者。

    江陵:

    那人也不否认,

    江陵:

    那人:

    江陵:

    那人:

    说完,他在怪猫的头上轻轻一拍。

    然后那怪猫就很会意朝天一吼。

    它明明体型那么小,可是吼出一声后,却震若天雷,比巨型猛虎叫的声音都要震耳。

    一声吼罢,怪猫的前方,只见四点波纹动荡。

    一秒的时间不到,江陵猛然感觉到胸口一凉。

    他迅速反应过来,扭身避让,却还是感到一痛,一道三寸长的血口子蓦然在胸膛上绽放。

    怪猫,已然是以一种看不见的速度从他前面已经落到他后面了。
目录 书签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