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都市言情 > 采花贼使用手册 > 第十章 昔日的贼不是贼

第十章 昔日的贼不是贼

目录

    洛浮生自然不可能收穆风为徒,但是这小公子的到来缓解了她的尴尬。

    刚才那个采花贼突然用一副“我都懂”的模样瞅着她,可着实让她起了一身鸡皮疙瘩,她一点也不想被一个采花贼懂。

    “大师,你到底是怎么做到的?”穆风蹭在洛浮生身边,俨然已经将她当作了毕生偶像。

    “什么怎么做到的?”洛浮生十分享受小迷弟的崇拜,她一摊手,“你不是都知道?银丝不是你绣上去的吗?”说罢意味深长的看着穆风,“想不到你一个公子哥儿,竟然还懂女红,绣的天衣无缝。”

    对于偶像的夸赞,穆风不好意思的摸摸头:“大师,我说的不是那个。”

    “那是什么?”她也就在手帕上做了点手脚啊。

    “那阵风啊!”穆风双眸亮闪闪,“凉飕飕的,太逼真了,还有那个手帕,你是怎么做到让它着火又不会被烧毁的?太厉害了!现在大家都对老祖宗来过的事深信不疑呢!”

    “这个嘛……”洛浮生摸着下巴,故作高深道,“天机不可泄露。”

    “大师……”穆风可怜兮兮。

    洛浮生挥手:“去去,别在我这里装可怜,要是什么都跟你讲了,以后我还怎么在江湖混?”

    穆风泄气,随即又打起精神,报告道:“大师,我爹和谢家的想要见你。”

    “就说我接连行过两次地府,又作法请鬼,太累了,正在休息。”洛浮生神采奕奕的,哪有“累”的迹象,一看就是在扯谎。

    “我已经把他们都拒绝了!”穆风笑嘻嘻,一脸求表扬。

    “干得不错~”洛浮生对夸奖他人向来不吝啬。

    穆风开心的继续道:“大师还有什么吩咐,尽管说!”

    洛浮生打个哈欠:“你派人收拾个客房出来,让我好好睡一觉就成了。”打昨晚参合进这事,她就没怎么合眼,现在地府也去了,鬼也请来了,就看谢沈两家谁先给出答案,她也该好好休息了。

    “房间已经收拾好了!”

    洛浮生朝着穆风伸出大拇指,不愧是穆府家的公子,想得就是周到。

    穆风亲自将洛浮生领到客房,在确定洛大师没有其他吩咐后离开。

    客房里的软被显然是刚被翻晒过,暖烘烘的,洛浮生扑上去就不想再起来,这是她此生来睡过的最好最舒服的床了。

    抱着被子滚来滚去,洛浮生扒开遮脸的被褥,露出一双亮晶晶的带着几分困惑的大眼睛。

    那两阵穿堂风到底是怎么回事?还有帕子落进火中又安然无恙的被带出,她可没哪个本事。

    有贵人相助?还是真的有鬼?

    想到后者,洛浮生打了个激灵,把被子往头上一蒙。

    管它呢,是人是鬼与她何关?只要是来帮忙的不是拆台的,她都欢迎。

    卷了被子缩成一团,大概是真的累了,洛浮生的呼吸很快便平稳下来,陷入了梦乡。

    半阖的窗户突然悄无声息地打开,一道黑影蹿进了房间,走到床边,看了一眼睡得正香的洛浮生,袖口一闪,露出一把尖锐锋利的匕首,挥手就朝床上的人刺去!

    呛得一声,匕首被一枚石子击中,偏了方向,扎在了洛浮生身侧的被褥上。

    洛浮生皱皱眉头,似乎被惊醒。

    黑衣人矮身一个翻滚,从窗户口跃了出去。

    飞魄眸色阴沉地从暗处走了出来,他走到窗户处隐藏着身形往外看去,只见窗外正对一处不大的花园,灌木丛中不少花朵正含苞待放,垂柳也抽着嫩绿的枝丫在微风中轻舞,不见黑衣人的踪迹。

    床上还在沉睡的人发出一声呓语,飞魄下意识朝洛浮生望去。

    只见那家伙抱着被子睡得正香,不知道梦到了什么,露出傻呵呵的笑容。

    飞魄无奈笑了,这丫头,什么时候才能有点警觉性?

    轻声关上窗户,插上窗闩,捡起刚才干扰黑衣人的石子,飞魄走至床边,看着少女因为长时间营养不良而消瘦的脸颊,有些心疼。

    飞魄的眼神有些迷离,这么多年,他这是第一次与她这样近。

    那年,也是在一个莺飞草长的二月天。

    黑暗的房间,只能日日数着透亮的窗格消遣的少年迎来了他人生中的第一缕光。

    ——你吃过糯米桂花糕吗?可好吃了,下次带给你吃!

    ——山下的灯会可热闹了!下次我们一起去!

    ——你会折小狐狸吗?我教你啊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稚嫩而美好的声音重新回荡在耳畔,飞魄望向洛浮生的眸光也越发温柔,好似春日和煦的风一般,轻柔地将湖面吹皱。

    他弯腰,小心翼翼地将洛浮生露出外面的胳膊塞进软被里,又替她捏实了被角,动作娴熟,显然不是第一次做这种事。

    “什么时候,我才能光明正大的看着你入睡,嗯?”飞魄的唇轻贴在洛浮生耳侧,喃声低语。

    睡梦中的洛浮生抬手挠挠耳朵,好似在抓痒,抓完又把胳膊往被子上一搭,腿一蹬,露出了半个身子。虽说如今已经开春,洛浮生也没脱衣服,但这么睡肯定得着凉,

    飞魄叹气,只好将刚才的动作重复一遍,哪知刚把被子盖好,洛浮生一个打滚,又将被子蹬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飞魄决定履行他作为一个采花贼的职责。

    翻身上床,躺在了洛浮生里侧,把被子往少女身上一裹,顺势搂进了怀里。

    少女没有挣扎,反往飞魄怀里钻了钻,好像很喜欢让他揽着睡,飞魄扬起嘴角,对于洛浮生无意识的举动非常满意。

    他一手撑着脑袋,一手搭在少女背后,垂眸看着怀中人香甜的睡颜,越看越喜欢,尽管那张脸平凡无奇,又瘦又黄,鼻不够秀气,嘴巴也不够玲珑,怎么瞧都算不上一个美女,但对着他而言,却有着致命的吸引力。

    他微微垂首,心想机会难得,不如就当一把真的采花贼。

    眼见唇差半寸就要贴上目标的时候,少女忽然一皱眉,朝着闭着眼睛将脸送过来的飞魄一拳砸去!

    飞魄捂着中枪的眼睛倒吸凉气。

    怀里的洛浮生还在睡,只不过这会儿正呲牙裂嘴地拧着五官,显然是在做什么需要付诸于实际行动的梦。

    飞魄轻拍着洛浮生的后背,直到少女再度平静下来,才轻叹口气,揉揉泛疼的眼睛,心思坏事果然做不得,报应说来就来,只是不知这丫头梦到了什么,下手这么狠。

    能让洛浮生张牙舞爪揍人的,肯定不是什么好梦。

    她梦到嘱咐穆家管家送到厨房去做好的扒猪头被人偷了,费了好大一番周折找到了偷猪头的贼,正是那个这几天一直缠着她不放的采花贼,洛浮生那是气不打一处来,冲着对方就是一阵拳打脚踢,一边打一边骂。

    “……死采花贼……”

    飞魄愕然地看着睡觉也不老实的洛浮生,这是梦到他了?

    虽然明显不是什么好事,但是飞魄却觉得格外开心,能梦到就好,能梦到就说明,他在她心里有了那么一点点的分量。

    洛浮生这一觉睡得格外踏实,直到天色渐暗,屋外传来敲门声,才懒洋洋地从软被里爬起来。

    她已经好久没睡得这么香了,虽然好像也做了些梦,不过也挺痛快,不像以前,总是些让人惧怕难安的场景。

    下床穿鞋,伸着懒腰去开门,有个小丫鬟正在门外候着。

    “洛大师,打扰了。”小丫鬟恭敬地给洛浮生行礼,“晚膳准备好了,老爷吩咐奴婢请您去用膳。”

    洛浮生打哈欠:“知道了,带路吧。”

    说到吃饭,她还真饿了。

    出了听风居,穿过几条回廊,路过一处花园,便到了穆家用于招待客人用膳的宴厅。

    厅内两两三三坐着几个人,除了伺候的下人,洛浮生都识得。

    主座上的是穆员外,左下的矮桌前的是穆风,右下第一张矮桌前空着,第二张前的是谢氏父子,谢烟冷着脸不说话,谢老爷正与穆老爷寒暄,。

    穆家小公子头一个瞧见洛浮生,起身便迎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洛大师你来了!”

    穆风这一喊,厅中众人的目光便都投了过来。

    洛浮生挺挺后背,这万众瞩目的,得端着点架子。

    “洛大师,这边请。”

    穆风引了洛浮生入座,正是右下空出的矮桌。

    梁朝向来以右为尊,贵客应从右一右二的位置排下去,穆员外将洛浮生安排在右一的位置上,显然是将其看得比谢氏父子还要重。

    只不过洛浮生这个自小在江湖中混迹长大的,哪里懂得这些条条框框,穆员外算是白费了苦心。

    洛浮生入座后,仆人们将晚膳陆陆续续送上,荤素搭配有致,色香味俱全,馋得洛浮生直流口水。

    穆员外端了酒正想说两句什么,抬眼一看洛大师已经在埋头海吃,尴尬地咳嗽一声。

    吃得满嘴流油的洛浮生抬头,只见大家都瞅着自己不说话,不觉有些茫然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,洛大师果然是不拘小节之人。”穆员外大笑几声,端酒向洛浮生致意。

    洛浮生端起手旁的清酒,随口酌了一下,辣得直伸舌头,然后开口:“我可以吃了吗?”

    对面的穆风轻笑出声:“洛大师白日辛苦,必是饿坏了。想来洛大师也是不拘礼节之人,爹,咱们直接开宴吧。”

    洛浮生搭眼望过去,心思这穆家小公子正经起来也蛮像个正常人的。

    穆风瞅见洛浮生向自己投来赞许的目光,顿时两眼冒光,表情欣喜异常。

    洛浮生默默垂首,她刚才一定是产生了错觉。

    宴席开始,吹拉弹唱,歌舞美女,好酒佳肴,应有尽有,只不过能入得了
目录 书签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