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都市言情 > 背单词,从abandon开始 > 第59章 股票之神?

第59章 股票之神?

目录

    周日,秋高气爽,晴空万里。www.zhier.me

    这么好的天气,当然要和好朋友一起度过。

    昨天在颜娇妮家的宴会,阮王颜三人兴致盎然。

    宴会结束后,卡彭夫妇跟陈溪因为明早有行程安排,便早早回去。

    颜娇妮不舍得好朋友回去,便当下邀请阮王二人在颜家宅子过夜。

    阮王二人自然乐意。

    三人一拍即合,当下便在颜娇妮的超大卧室里,即兴举办姐妹淘“睡衣派对”。

    到了第二天,三人依然舍不得分离,又驱车去了索菲东方酒店,去那里游了泳,蒸了桑拿,蒸了个神清气爽。

    蒸完桑拿,就想吃点儿甜的。

    于是,就去酒店里的茶餐厅吃下午茶。

    索菲东方的茶餐厅很有名,不仅因为它里面的美食,而且因为它环境超级好。

    甚至有为了这茶餐厅,专程来索菲东方入住的客人。

    茶餐厅不大,是露天的,但是座位之间依然有隔断。

    妙就妙在这些隔断的设计上。

    隔断是由天然的鲜花跟绿植组成,有世界顶级园艺师设计,既满足了私密性,却又不遮挡俯瞰城市的视野。

    坐在茶餐厅里,就像在自家小花园里一样惬意。

    三人从桑拿里出来后,一路上说笑着。

    刚要进茶餐厅,正好一拨人正从茶餐厅里出来。

    两拨人打了个照面。

    这一拨五六人,皆是外国人模样,深眼眶,浅瞳色。

    前面打头、后面垫后的,是几个穿深色西装的青壮年男人。

    中间走着一个花白头发的老头,满脸大褶子,鹰钩鼻,衣着休闲呢子夹克。

    壮实的男人不苟言笑,表情看着吓人。

    倒是那老头见了阮清沙她们三人,和蔼一笑,后退一步,还挺绅士地往旁边靠了靠,坐了个“请”的手势,让阮清沙她们先走。

    后面跟着的几个男人见状,也跟着老头让路,不过依然木着脸。

    阮清沙她们道谢,进了餐厅。

    落座后,见那一帮人出了茶餐厅,颜娇妮忍不住道:

    “刚才那老大爷,眉毛又粗又浓,不笑时凶巴巴的,一笑倒挺和蔼的,有点儿像施大爷。”

    施大爷是她们口语课外教。

    王婧茹道:

    “而且很绅士,只不过他身边那些壮男人,却一个个凶神恶煞……对了,他们看起来,好像娇妮你们家里的人!”

    颜娇妮不解:

    “我家里的人?”

    王婧茹解释:

    “就是昨天,我去你家里时,你家院里院外有好多这种人,全都体格壮实,冷着脸……长相各不同,但气质如出一辙!”

    颜娇妮听明白了,笑道:

    “你是指我家的保镖?哈哈,他们确实很多住在我家院里的偏楼里。www.liutushu.com”

    王婧茹道:

    “这老大爷肯定跟你家一样有钱,所以进出还带保镖!”

    阮清沙点头赞同:

    “猜对了,他家确实很有钱,那些壮年男人非常可能是保镖。”

    颜娇妮好奇:

    “咦,难道你认识他?”

    王婧茹也问道:

    “跟娇妮家一样有钱?得股神巴菲特这种咖位,才能申请出战吧?”

    阮清沙笑道:

    “你又猜对了。他虽然不如巴菲特有名,但是据说,他的投资回报率能达98%,碾压巴菲特呢!”

    颜王二人等不及了,催促道:

    “他究竟是谁?”

    “快说!”

    阮清沙不慌不忙掏出手机,打开浏览器,在搜索栏里输入“比罗索”。

    颜王二人好奇凑过去瞧。

    的确是刚才那老大爷。

    不过,刚才他在茶餐厅里身着休闲,带着渔夫帽。

    而网上照片都是身着西服,扎着领结。

    搜索结果中,出现频率最多的关键词,便是“朱庇特山股神”。

    “朱庇特山?”

    “人家开议会的地方。”

    王婧茹心里忽然明白些什么,问道:

    “难道,这个比罗索自己是议员?这下可方便了,他推出个什么法案,在出台之前,然后提前买好股票?难道能……这么操作?”

    这难道不是内幕交易吗?

    无需掌握复杂的数据技术,也不用谙熟金融行业的运作。

    但他们总能“未卜先知”股票的涨停。

    人人只道β国的华墙街炒股厉害,却不知真正的“股神”都在朱庇特山。

    阮清沙明白王婧茹没明说的意思:

    “他本身不是议员,但是他妻子确是。”

    说罢,又搜索了他妻子的名字。

    颜王二人一看。

    原来是她!

    β国大名鼎鼎的女强人,人称“老妖婆”。

    颜娇妮也明白了:

    “我在英文杂志上经常读到过她,杂志上把她吹得天花乱坠。一直以为她是克里斯蒂娜那样的‘铁娘子’呢,没想到居然也这么黑!”

    阮清沙笑了笑。

    克里斯蒂娜看起来确实正直,品质不错。

    但议会是一坛大染缸,谁也无法保证她一直出淤泥而不染呢。

    不过这话她没说出口。

    得知老头得身份后,在王婧茹心里,他的形象顿时变得可鄙。

    她瘪瘪嘴道:

    “他笑起来还挺和蔼的,还人模狗样挺绅士,没想到是个没什么底线的人。亏我刚才还傻乎乎地夸他呢!”

    阮清沙笑道:

    “吃一堑长一智,正好祛魅了。这些人见多了你就知道,个个穿着西装,道貌岸然,彬彬有礼,但都不是善茬。”

    王婧茹有点儿佩服阮清沙:

    “清沙,我发现你知识渊博、见识很广!我对外国人脸盲,这比罗索老大爷又不是特别出名的人,你竟然能认出他来!”

    她佩服阮清沙的地方,不止这些。

    颜娇妮补充道:

    “不仅见多识广,而且身手矫健,有勇有谋,智勇双全!”

    颜娇妮一直对阮清沙很有眼缘。

    尤其是套圈中了胖头娃娃、阮清沙救了她之后,颜娇妮感觉自己对阮清沙更亲近,每逢机会,就对阮清沙吹彩虹屁。

    见二人一唱一和,阮清沙笑道:

    “行了行了,别夸了,我都飘飘然了!”

    阮清沙心思有点儿飘忽。

    她见识广是真的。

    毕竟,她穿越之前,读过大学。

    虽然比颜王她们大不了几岁,毕竟曾是“社畜”,经历过社会的毒打。

    不过,她这“社畜”,却跟大部分人不一样。

    她以前做的工作,有点儿特别,不是一般人能做得到的。

    至少应该身体健康、身手矫捷,比如,能够做标准俯卧撑,能徒手制暴……

    她忽然又想起自己以前军训时,做俯卧撑晕倒的事情。

    话说,穿越成富家千金以后,自己有点儿松懈了。

    有多长时间没锻炼身体了?

    没等她想完,王婧茹又对颜娇妮道:

    “连比罗索这种重要人物的家属,都住你家酒店,你经常在这里吃饭,一定见过不少名人富豪吧?”

    颜娇妮道:

    “哪有那么容易?客房里你自然是见不着的,吃饭也一定是在包间,连电梯都是vip直达的。即使刚巧在门口遇见,大部分都戴着墨镜,包得严实呢……”

    阮清沙突然想到一个问题:

    “话说,比罗索是β国人,他来燕平干啥?”

    王婧茹想了想:

    “你不是说,后天就要接待友好访问团吗?难道他也是一起的?”

    阮清沙摇摇头:

    “不太合理,友好访问团是π国的,而他是β国的,这不符合国际惯例。”

    颜娇妮道:

    “可能人家就是来度假的!毕竟我家索菲东方这么有名……”

    阮清沙不置可否。

    比罗索虽然给她们让路,但可不是什么友好的人。

    她总觉得,比罗索来燕平,保不定是嗅着金钱味来的。

    点的茶点到了,三人结束了谈论刚才遇到的比罗索,吃着点心,喝着茶。

    不远处,另一个散发出清新香气的鲜花隔断,梁洵站了起来,路过阮清沙她们的隔断,跟另几个浅发碧眼的人走出了茶餐厅。

    听到熟悉的嗓音,他特地透过鲜花的间隙,往里面瞟了一眼。

    果然,一眼看到了颜娇妮

    还有阮清沙。

    他稍微愣了一下,但不动声色,脚步没停。

    刚才,比罗索跟他坐在同一个桌子上。

    差点儿,就被她们撞见了。

    幸好,为了避人耳目,他从来不跟比罗索同时出入,总是分批进出。

    这是个好习惯。

    这样,没有人会把他跟比罗索联系在一起。

    epzww.   3366xs.   80wx.   xsxs

    yjxs   3jwx.   8pzw.   xiaohongshu

    kanshuba   hsw.   t.   biquhe.
目录 书签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