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玄幻魔法 > 龙族:我在书写你的命运 > 9.权能

9.权能

目录

    恐慌于瞬间蔓延,在起身时椅子与地面的刺耳摩擦声里,有人跃身而上,还有古老的语言在低吟。

    黑暗的环境仿佛无边的深海,那在众人需要仰视的前方,白色的光焰仿佛是掀起滔天巨浪的风暴,发出无声的咆哮。在他的注视下,那一双双愤然的黄金瞳如风中烛火般黯然熄灭,顷刻被夺去所有的光明。

    冲阵的人倒飞而回,吟诵之声戛然而止,重物落地,桌椅崩裂,凄厉的惨叫和痛苦的哀嚎此起彼伏,黑暗中好似有一只看不见的大手,紧攥着他们的心脏,抽取着曾被窃取的权能,如死神般左右着他们的生命。

    “你到底是谁!”在死亡的涡旋中,之前还端坐首位的老家伙狼狈且虚弱地趴在地上,发出不甘的怒吼,先前湛湛的黄金瞳如冷掉的火炬。

    但没有人给他解惑,因为今晚他们的集会,那个能认出顾谶是偶尔来这边兜售假酒的二道贩子的经理,今晚恰好调休。

    电路不知什么时候冒出了火花,眨眼就烧到了桌布,然后是那些高度酒,橙红中出现了蓝色的焰边,燃烧了黑暗。

    烟和火模糊了视线,他看到了一个个躺在地上姿势怪异的同伴,如他一般黯淡了瞳光,皮肤是如骨般的惨白。不再沸腾的血液在告知他们,已经失去了千百年来所得的馈赠。

    他看到那个给他们带来恐怖的人步伐轻佻地走出门口,消失在视野尽头。

    名为归途的酒吧很快便熊熊燃烧起来,里边浓烟滚滚,外边的薄雾却散了。

    夜还深着,这里是老城区的街头,顾谶背后是渐而明亮的火光,他在台阶上停了停,好像某种留恋。白焰般的瞳恢复平静,星光似乎也开始眷顾这里,他伸出手去,起初是一两滴,转而是零星的小雨落了下来。

    摊开的手心里有一个封口的小玻璃瓶,鲜红晶亮的粘稠流体如熔岩般沸腾。

    他在不短的时间内踩点,才盯上了这么一股没太深背景的小团体,可惜能提纯的龙血实在杯水车薪。

    “好雨知时节。”顾谶轻声说。

    等他朝前走去的时候,路灯在忽闪中由近及远地一盏盏亮了起来,像是指引通向未知旅程的南瓜灯,光影里飘着细密的雨丝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次日,丽晶酒店,这座小城里最豪华的酒店,全球连锁,五星级。

    叔叔一家子正坐在大堂吧里等着那位古德里安教授。

    路谷城腆着肚子在给儿子传授失败了半辈子总结出的人生经验,而被指点的路鸣泽全心全意在跟喝茶时送的黑巧克力作斗争,完全记不住他在说什么。路谷城转而就开始科普黑巧克力,说这是个好东西,富含多巴胺,吃进嘴里可以让人产生幸福感。

    婶婶就开始抱怨他的嘴一刻也闲不住,“没看到你那大侄子都听烦了,现在不见人了么?”

    “明非呢?”叔叔后知后觉,屁股从沙发上抬起来。

    虽然是他跟古德里安教授约的早饭,可今天的主角是路明非,如果正主不见了,那还吃什么早饭?

    好在路鸣泽指了指门口,他们才看到站在那里像是在等什么人的路明非。

    当然,这不是路鸣泽眼尖或是担心他,而是一直在防着他跟自己抢黑巧克力,所以虽然没在听路谷城说什么,可注意力有一半是在便宜堂哥身上的。

    此时的酒店门口,特意打扮过的路明非有些焦急地来回踱步,像是心神不宁。

    小城里的消息传得飞快,昨夜老街的大火烧出了一家酒吧的事在早上就传了个遍,也就是这时候大家才知道那里还有家酒吧,而且光从废墟看就知道装潢不错,也是很上台面的。

    但正因为它的名不见经传,以及能将酒吧烧彻底的火势竟然没有波及两旁的建筑,所以一时间有不少小道消息在街坊里乱飞。

    光路明非听到的就有七吧里出来,披着个至今都认不出牌子的西服外套,扶着镜框笑的时候像极了当地社团的白手套。

    另一次是在咖啡店里,他在跟一个穿着唐装的外国人喝咖啡。当时路谷城隐约听到了一句蹩脚的英语,好像是‘I''fine,thanks,and you?’

    这时候,侍者也反应过来了,不好意思地致歉,然后说古德里安教授把早餐安排在了九楼的VIP旋转吧。

    叔叔张了张嘴,大概是想说什么,比如自己也是这的熟客了,怎么没听说过还有VIP旋转吧这东西?

    不过因为有顾谶这外人在,他不想露怯,这是久在社会历练的经验。

    而最了解他的婶婶,一见他这副德性,顿时对这美国学校肃然起敬,瞬间忘记了此行的目的是为了验证那封信是不是个骗局。

    至于旁边的小胖子路鸣泽,则在瞅顾谶的手腕,在反复确认他戴的是不是电子表。实在是西装跟电子表的搭配太超前了。

    之后,VIP电梯直接把他们送到了顶层。
目录 书签
返回顶部